尬吹不起来的“带货一哥”,老罗还能卖多久的情怀?

银川房小房 2020-04-03 08:49:15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这世上唯二有梦想的男人,一个叫罗永浩,昨晚在抖音开始了他的带货首秀之路,成交额1.7亿元;另一个叫贾跃亭,现正在美国进行破产重组计划,已经进行到债权人投票的环节。 2017年5月9日,在锤子科技的发布会上,罗永浩曾说:“如果有一天卖了几百几千万台,连煞笔都在用我们的手机,你要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

这世上唯二有梦想的男人,一个叫罗永浩,昨晚在抖音开始了他的带货首秀之路,成交额1.7亿元;另一个叫贾跃亭,现正在美国进行破产重组计划,已经进行到债权人投票的环节。

2017年5月9日,在锤子科技的发布会上,罗永浩曾说:“如果有一天卖了几百几千万台,连煞笔都在用我们的手机,你要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这句话曾令无数锤粉折腰,纷纷奔走相告。没想到时光荏苒,2020年4月1日老罗卷土重来,开场便抛下一句“做直播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和大家交个朋友”,也是感人肺腑。

数据显示,昨晚在老罗直播间累计观看的人数达到了4877.5万,作为电商新人首秀的罗永浩,在3个小时的直播中,订单量达到84.1万,抖音音浪收入361.2万,赚得盆满钵满。

而他卖得最好的产品,是信良记麻辣小龙虾,销量超过17万。

01 离不开PPT,谈不完梦想

PPT是造梦的摇篮,却不是老罗的流量变现征程的起点。

自高中辍学后,罗永浩就走上了一条创业之路,摆过书摊,卖过电脑,还去韩国倒卖过壮阳药,人生阅历丰富。2001年老罗找到了他梦想的“起点”新东方,这时他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12年,仍满怀赤忱之心。

在日后的采访中,老罗表示自己之所以去新东方,只因心怀向往,“新东方在社会上成功地制造了一个理想主义者创业的美好形象,对新东方有很多很好的向往和期待”。奈何流年易逝,向往可抛,罗永浩在新东方混得风生水起,老罗语录吸粉无数,却也因为理念不合最终拍马而去。

而后的很多年里,老罗都对新东方避而不谈,“其实只是闹出了一点小不愉快”,他放弃了这份年薪50万的工作。直至2017年,罗永浩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大大方方赚钱没有什么不好,但总是披着理想主义的外衣,把自己塑造成很高尚、很纯洁就太虚伪了,我很讨厌虚伪”。

2017年的老罗是如此的坦然,以致于令2020年的老罗都相形见绌了起来,毕竟看完昨晚直播带货的人,都会记得他开场的那句,“做直播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和大家交个朋友”。到底是理想主义者,纵使挟带巨大流量而来,仍然不泯初心。

但非常遗憾的是,昨晚的直播实在很难让人夸得下去,对产品的不熟悉、频繁的跑题、商品链接展示的失误以及节奏把控的错杂,都让这场直播看起来不是那么顺心如意。而在这一片混乱之中,也就只有罗永浩的PPT还保持着“初心”。

白底黑字,照本宣科,一场带货秀愣是让罗永浩变成了发布会,只不过这次的手机不再是坚果,而是曾经和老罗理念不合的小米,多少还是令人有些唏嘘的。在老罗接连推出两款小米5G手机之后,锤粉以及看热闹的路人都在直播间刷起了“锤子”,场面非常壮观。

而作为主播的罗永浩,也下意识忽略掉了这些“锤子”,不动声色地继续带货。

或许罗永浩真的只是为了交个朋友而来,在他发微博时仍坚持使用坚果手机R1,提醒粉丝要来直播间;而在推销小米手机时,他又表示自己最喜欢的是小米10Pro的逆向充电功能,然后转手掏出了自己的iPhone XR为大家展示。

一个成功人士最少要有几部手机,榜姐不知道。但是一个有梦想的人,手里最少要有两部手机,一部是自己的初心,另一部则是自己的生活。

遥想当年贾跃亭,也曾下海做手机,手持乐 Pro3手机发微博。

有梦想的人,到底是殊途同归。

02 创业多坎坷,四八在奔波

曾经有人评论,罗永浩大概是最想实现流量变现的人了。当年从新东方出来后,罗永浩就火急火燎地开起了英语培训学校。学校自2008年6月成立,于2015年1月落幕,仅在2011年获得过盈利。

至今关于老罗的英语水平,仍然是个迷,因为他的英语教学视频中绝大多数都是用中文在讲段子,把自己包裹在理想主义者的光环之中。而从新东方离开后,除了办英语培训学校,老罗也不忘回馈广大粉丝,先后成立了牛博网、锤子科技以及电子烟小野。

他将一张张PPT呈现给大众,奈何流年不顺,无一成功,甚至欠下了巨额债务。老罗表示自己最惨是在2017年,M系列发布前几个月,锤子科技资金断裂,连带着老婆也签署了9600多万元的无限责任担保,就算是他遭遇不幸,他老婆还得接着还钱。

当时圈里的朋友都劝他,不要再继续借钱了,不如直接破产清算。

老罗到底还是一个有坚持的人,他继续借款,最后扛过了这次的难关,广大锤粉甚是感动,却没想到接下来就是遭遇翻车的发布会现场。而老罗也没想到,自己最困难的时刻竟然还能“刷新”。

2019年,罗永浩卖掉了锤子科技,资不抵债,最后因1亿的个人负债被限制高消费。形容落魄之时,就连孙宇晨之流都能来蹭一波热度,称“创业维艰,永不放弃”,愿意先出100万人民币聘请老罗担任创业精神代言人,如果效果拔群,孙宇晨后续将持续追加1000万元的投入,助老罗还清债务。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艘破船,也能砸出点钉子来,更何况老罗还坐拥1662万的粉丝呢,比孙宇晨这种币圈韭菜收割机还是要高出几个层次。更何况孙宇晨自己的号都被封几次了,老罗要是跟他下了海,身后坐拥的广大锤粉该如何自处?

在洋洋洒洒数百字坦言一个“老赖”CEO的艰辛之后,老罗开始了他漫长的寻觅之路。

虽然身负巨债,老罗仍不失骄矜,终于迎来了他的时来运转。3月19日,罗永浩在微博宣布,自己要做电商直播,并且要做“带货一哥”。

曾经的嬉笑怒骂转为笑谈,理想主义回首成空,徒留一地锤粉痴痴望着小米落泪。不少锤粉表示,“原本以为你只是卖卖杂货,谁知道你竟然转头去给小米带货”……

在直播间中,小米集团副总裁卢伟冰表示,老罗离开手机圈已经有1年多了,有些新技术不了解也是正常,场面一度尴尬到了极点。

今年是2020年,距离老罗高中辍学已经过去31年,距离他离开新东方过去了14年,距离锤子科技卖给字节跳动也过去了1年。时如逝水,老罗转眼奔向知天命的年纪,年已四八,直播卖货。

流量变现并不可笑,可笑的是欲盖弥彰,正如几年前老罗自己说过的那样,大大方方地赚钱没什么不好,但是披着理想主义的外衣,就太虚伪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直播带货的第二天,老罗在微博转发了知名商业顾问刘润的一篇文章,题目很有意思——《直播是很多人的梦想,但只是老罗通往梦想的盘缠》,刘润在文中写了32条感慨,“祝福老罗,可以经由直播,走向他真正的远大梦想”。

梦想动人,只是现实难堪,或许老罗真的有梦想呢,毕竟赚钱也是一个梦想……

来源:地产情报站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