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10倍的股票很多,但现在你信房子能涨10倍吗?

银川房小房 2020-05-13 09:28:45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凤凰网财经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全球经济正面临着需求供给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值此变局关键时刻,凤凰网财经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以“全球经济与决策选择”为主题的“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

凤凰网财经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全球经济正面临着需求供给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值此变局关键时刻,凤凰网财经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以“全球经济与决策选择”为主题的“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为期7天的超级财经周里,嘉宾们观点犀利,金句频出。  

中阅资本总经理孙建波在“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中提出“一百年来的第六次机会”的概念,孙建波解释道,从历史上看,只要遇上经济大的困难和股市大的下跌,当年都比较恐惧。但再往后看五年到十年,股市都是历史性的一个低点。孙建波认为,社会发展的方向总是向上,短期困难并不会阻挡经济社会向前进的步伐。因此,当前是买入A股的一个机会。(编者注:第一次大跌是1929到1932年,当时道琼斯指数跌超80%,指数从40点一直涨到1970年的1000点,约为25倍。第二次大跌是1970年代,指数跌超40%,后来指数从500点涨到2700点,大约5倍;第三次大跌发生在1987年;第四次大跌发生在2000年;第五次股灾是2008年,以次贷危机为导火线的金融海啸席卷全球,道琼斯指数从10000多点跌到6000多点,跌幅超40%。此后指数又从6000点到30000点,上涨5倍。)  

在谈到美股是否已经走出暴跌阴影时,孙建波举例道,疫情方面的专家张文宏曾经说在外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考虑买股票,但在他看来应该是外围预期最恐慌的时候买股票。孙建波认为,目前欧美疫情虽然还是很严重,但外围市场最恐慌的阶段已经过去,技术性调整在所难免,但不会有恐慌性下跌。  

对于投资者关心的未来股票和房产,哪个会表现更好的问题,孙建波提出了另一种思路,就是将房子看成股票,过去涨了十倍的股票非常多,但是说到涨价十倍的房子,可能大家都不相信。但如果房子是用来自住的话,就不能用这种方式思考了。  

随着A股机构化逐渐推进,孙建波认为,由于外资机构、本土机构、私募等发展越来越成熟,竞争越来越激烈,正面案例、负面案例交织出现的过程中,会使得优秀的机构越来越突出,导致散户的比例越来越少。散户的比例减少的同时,优秀的机构不断涌现,市场向多元化发展,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投资顾问机构来提高散户的能力。因此散户的退出是一个非常长期的漫长过程,而不是短期一两个政策就能实现,这个生态的转变是渐进的。  

以下为发言实录:  

嘉宾介绍:  

孙建波,中阅资本总经理  

主持人:首先第一个问题想请嘉宾共同解答一下,那就是在当前经济增速下行,而且面临疫情冲击的情况下,现在买入A股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孙建波:要说观点,当前是一个买入的机会,理由也都是基本上一致的。我想谈一谈过去我一直说的话题叫“一百年来的第六次机会”。什么叫一百年来的第六次机会呢?历史上,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遇上经济大的困难和股市大的下跌,当年都是比较恐惧的。但是再往后看五年到十年,股市都是历史性的一个低点。  

这意味着社会发展的大方向总是向上的,这意味着如果我们有一些短期困难,包括这次疫情也是短期困难,这些困难阻挡不了经济社会向前进的步伐。所以过去一百多年里,全球资本市场每一次大的下跌往后五年到十年都是机会。  

这一次疫情的影响,实际上我们心里没底或者说比较恐慌的阶段主要在3月份,当时对疫情到底会有多大的影响,到底给全球带来多大影响,到底怎么蔓延,当时比较不清晰。正是因为这种不清晰带来了三月份全球市场的恐慌,而现在疫情怎么控制,经济受到损失之后怎么弥补,应该是越来越清晰,这样的话市场恐慌情绪就会慢慢褪去。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应该抓住这一次市场调整的机会,树立未来社会经济发展总是向前、任何困难都不会阻挡这一趋势的信心。所以当前来看,我们肯定要去寻找未来五到十年非常好的一些行业和企业,现在就是最好的布局机会,所以我只是进一步地支持和佐证两位的观点,谢谢。  

主持人:从具体的指数来看,您认为下半年会出现趋势性的反转吗?  

孙建波:我们在今年的二、三月份就提出一个观点,当前市场的形态最像1987年,为什么这么说呢?1987年的美国,当时股市下跌大家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是一片恐慌。这次3月份的下跌也是一样,虽然知道为什么下跌,但对未来影响会怎么样也是一片恐慌。但是这段恐慌过后呢?大家终于发现,疫情的影响不像过去那种大危机,大家对经济的信心一步一步下滑。而是每一个经济主体都受到了损失,损失过后怎么办?就是一个人丢了钱怎么办?丢了钱不会就这样颓废下去,过后还会努力工作,这就是这次疫情的影响。疫情让所有人都丢了钱,但是丢了之后会更努力,那这样的话就类似1987年,一次性这种下跌后,市场恐慌情绪没有了,然后大家逐步地寻找未来好的机会。所以我觉得叫是不是V形反转,可能纳斯达克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面已经给出了答案,恐慌实现了一些反转。  

是不是今年就此一骑绝尘,我觉得经济的影响确实会有一定的滞后,但是对未来的预期肯定是逐步地改善。所以要寻找这种平衡,我个人不主张赌市场的探底、技术性回调,而是要去积极地布局未来好的机会。所以当有这种心态的时候,就不会去那么在意是二次探底,还是一下子V形反转,市场总是在逐步地恢复我们的信心,寻找着未来的新机会。  

主持人:我想问一个关于外围市场的问题,美股在经历过前期的大跌之后,最近是有一个明显的反弹,是不是意味着美股已经走出暴跌的阴影,已经远离股灾了?  

孙建波:对于这个问题有一句话叫事实胜于雄辩,我们可以有很多理由说,外围的疫情还很严重,股灾可能还会继续,但是我们看到,比如纳斯达克春节前的最高点是9800点,现在已经反弹到9100多点了,也就意味着基本接近前高了,最低点跌到了6000多点,也就意味着这个指数已经反弹了50%。从事实的角度看,外围的恐慌情绪已经过去。我们曾经有人讲过,比如疫情方面的专家张文宏就曾经讲过,说在外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考虑买股票,但我们看来不是的,而是叫外围预期最恐慌的时候买股票,那时候最低。而现在外围的情况来看,美国虽然还处于高危、欧洲有所下滑,应该说是一个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但股票已经涨得很多了。所以经济跟股市的关系是,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但这种晴雨表不是同步的,而是遥遥领先。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外围市场最恐慌的阶段已经过去,而今后恐慌性的下跌也好,还是恐慌性的探底也好,应该不会有了。为什么这么强调?因为股市本身总是涨涨跌跌,今后要技术性调整在所难免,涨多了总会技术性调整,但恐慌性下跌应该不会。这是我的观点。  

主持人:下面我还想请三位嘉宾解答一个问题,也是普通投资者非常想知道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面,房子跟股票到底哪个会表现得更好一点?哪个是一个预期更好的资产?  

孙建波: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应该说和各位有相似之处,但我觉得思考方式可以做个调整。首先我们谈的是长期投资,不妨说我们投五年吧,这是一个方式。第二个思维方式就是,我们把这个房子看成一支股票,假如说我们有一千万是买了北京的一套房子,还是买了某一支股票呢?那我们剩下的问题就变了,这栋房子算是一支股票,这个股票跟别的股票里选哪一个。你会发现,过去涨了十倍的股票非常多,但是说房价涨十倍的房子,可能大家都不相信了,因为毕竟过了房地产高速发展的时期了。如果我们再把这个股票放在某一个板块,就像某个住宅板块吧,你会发现股票市场的板块轮动,未来五年哪些板块会更好,可能我们也就不会再选择房子这个板块了。所以如果这样看的话,把问题一转换就非常清晰。但如果自住就不一样,我们不能把股票拿来自住,这就意味着它是另外完全不同的一回事。所以我觉得大家在判断是不是买房子还是买股票时,应该把这套房子当成一支股票,然后再跟别的股票进行比较,这时候面临的问题就不一样了,得到的答案也就非常清楚了。  

主持人:随着A股机构化逐渐推进,未来散户生存的空间会不会越来越小?就是散户这个群体未来会不会消失?  

孙建波: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跟美国有一个显然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本来就是在信息很充分的状态下发展的,因为信息非常充分,就是A股的叫大散户网,和一些具备一定专业知识的散户,实际上数量是非常庞大的。但是由于外资机构也好,本土机构也好,各种各样的私募发展也好越来越成熟。包括像刚才说的外资进入,都会导致竞争越来越激烈,但竞争激烈的结果并不是惨烈,投资这个行业的竞争激烈是使得优秀的投资人成为良师益友,失败了就成为一面镜子,也就是正面的案例、负面案例不断交织出现的过程当中,会使得优秀的机构越来越突出,这样的话散户的比例肯定会越来越少。散户的比例减少的同时,机构的竞争并不是说完全向头部集中,而是优秀的企业不断地涌现。所以我觉得市场的多元化发展应该是一个长期态势,不能说指望短期没有散户了,而是说市场的多元化发展,包括也会不断地出现各种各样的投资顾问机构来提高散户的能力。所以这个市场,散户的退出是一个非常长期的漫长过程,而不是短期一两个政策就能实现的,这个生态的转变是渐进的。  

主持人:我想再问一个投资者比较关心的问题,近期的热点事件就是巴菲特这样被称为股神的一个人,在今年的疫情之中也是损失惨重,对于这件事情您是有怎么样的看法?  

孙建波:我想这么说,一季度没有损失的投资公司应该很少,只要它是多头的,它就应该有损失,这种损失是净值波动的一个正常表现。只不过巴菲特是全球瞩目的,他的基金下跌了,他的投资收益下跌了,我们都会把他当成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去评论。如果我们投资一个企业,会不会因为这个企业在一季度受损失了就抛弃它,或者就认为这个企业没有前途了,不是的,我们要看这个企业疫情过后是不是能够继续发展,未来几年能不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这才是投资的标准。所以我们觉得,对巴菲特的投资判断应该看他投资的这些公司,在未来的几年里面是不是还能够正常发展,这些公司的股价能不能涨回来。而现在无论是纳斯达克指数,还是道琼斯指数,反弹幅度都非常大,这也就意味着二季度可能又上涨了。所以我觉得短期的净值波动、涨涨跌跌,不是判断一个投资企业好坏的关键。判断投资企业好坏的关键是什么?是它投资的目标企业是不是优秀的,我想从当前来看,被巴菲特投资的这些目标企业几乎都是优秀的,这就是最值得我们学习的。

来源:凤凰网财经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