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价格倒挂 中小银行定增各显神通

银川房小房 2020-03-23 08:41:58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发行价只有每股净资产的8.5折,仍比二级市场高出10%以上;或者发行价虽高于每股净资产,却高于二级市场股价30%以上。越来越多的银行股破净之后,破净、价格倒挂的阴影,开始笼罩银行股的定增。 正在筹划定增的贵阳银行3月20日拿到了当地监管的核准批文。发行方案显示,贵阳银行定增价为9元/股。而截至201

发行价只有每股净资产的8.5折,仍比二级市场高出10%以上;或者发行价虽高于每股净资产,却高于二级市场股价30%以上。越来越多的银行股破净之后,破净、价格倒挂的阴影,开始笼罩银行股的定增。

正在筹划定增的贵阳银行3月20日拿到了当地监管的核准批文。发行方案显示,贵阳银行定增价为9元/股。而截至2019年底,该行每股净资产为10.58元,这相当于定增价在每股净资产的基础上打了8.5折。即便如此,其发行价仍然与二级市场(3月20日收于7.78元/股)倒挂,两者之间的价差,达到了13%以上。

早前启动定增的郑州银行、南京银行,则面临另外一种情形。根据此前披露,郑州银行定增价为6元/股,高于2019年底的每股净资产。但这一定增价,仍然比其最新股价(3月20日收于3.95元/股)高出了50%以上。

股价低迷、定价高昂,这些银行的定增可能只能依靠关联方、大股东出手。公开信息显示,贵阳银行定增的8家发行对象中,至少有5家是该行关联方,目前持有该行股份。而郑州银行、南京银行的认购方中,也出现了关联方的身影。

破净定增

根据贵阳银行3月20日晚间公告,近日收到贵州银保监局批复,经审核同意该行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案。根据此前披露,该行将最多发行5亿股股份,募集资金不超过45亿元。

贵阳银行第一次披露定增方案是在2020年1月21日,原定发行价为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股价均价的90%。当年2月14日,证监会修订了监管规定,允许上市公司将发行价格下限调整至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的80%,该行随即于3月3日调整了定价方案,即在前述定价方法与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值的较高者之间进行选择。

在贵阳银行之前,宁波银行也在2月18日调整了发行方案。根据披露,亦将发行价格调整为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该行股价交易均价的80%,并对发行对象数量上限、限售期等内容进行了调整。

发行方案调整后,两家银行的融资、发行数量均未变化。根据方案披露,银行银行拟增发数量为4.16亿股,融资金额为80亿元,约合19.2元/股略高。而截至2019年底,该行每股净资产为17.82元,去年2月18日的股价为26.44元/股。此前的20个交易日,均价在25元上下波动,定价已经低于8折。静态市净率则接近1.09倍。

从二级市场来看,宁波银行的上述定价可能对投资者颇具吸引力。2018年以来,该行股价一路走高,今年1月初曾站上29.76元/股的高位。此后虽然有所回落,但目前仍在23元以上,动态市净率、市盈率分别超过1.5倍、9倍。

贵阳银行虽然同样调整了价格下限,但似乎未采用“8折”的方式定价,而是以每股净资产作为定价基础。

贵阳银行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46.6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20.16亿元,增幅15.94%;净利润58.0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6.69亿元,增幅13.02%。截至2019年12月底,该行总资产5609.3亿元,比年初增加576.04亿元,增幅11.44%;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10.58元。

根据融资规模计算,不考虑分红、送股除权等因素,贵阳银行此次增发价格9元/股,已经明显低于该行每股净资产10.58元。如果最终价格未变,其定增静态市净率仅为0.85倍,成为“破净”定增的银行股。

虽然定价低于市净率,但贵阳银行的发行价格还是略高于二级市场。截至3月20日,其收盘价为7.78元/股,动态市盈率仅为4.36倍,市净率则仅为0.76倍,明显低于定增估值。

除了银行股市场估值低迷之外,贵阳银行低价定增可能也与其资本充足率水平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该行资本充足率13.06%,一级资本充足率10.2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89%,虽能满足监管要求,但已距离红线不远。

价格倒挂

选择“破净”定增,对贵阳银行来说,可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银行股走势低迷的背景下,贵阳银行股价持续下跌,从2019年12月的10元/股左右,跌至2020年3月3日的8.54元。方案调整后,该行此前20个交易日的均价,只有7~7.2元左右。

按照这样的发行价格,贵阳银行只能融资35亿元略多,只有大幅调整发行数量,才能实现原定的融资规模。倘若发行数量不变,融资计划难以顺利实现。而以每股净资产作为定价基础,更符合该行既定的融资计划。

以每股净资产定价,虽然解决了发行价格过低的问题,但却面临新的尴尬——定增发行价与二级市场价格倒挂。该行3月3日的股价已低于定增价格约5%,而3月20日的收盘价,更是低于定增价13%以上。

与贵阳银行一样,南京银行、郑州银行也面临定增价与二级市场股价倒挂的窘境,而且郑州银行的股价要比目前二级市场股价高出30%以上。

郑州银行2019年7月披露,该行拟向不超过十名投资者,定向发行10亿股股份,募集资金60亿元,拟发行价为6元/股,当时其股价一直在5元/股上下波动。2019年11月,发行方案得到河南银保监局批复。

但方案披露后,郑州银行股价一路下跌,截至今年3月20日收盘,仅为3.95元,市盈率、市净率只有4.89倍、0.74倍。该行至今尚未对定增方案做出调整。按照原定价格,该行定增价将比二级市场价高出50%以上。

南京银行的情况相近。根据此前披露,该行计划发行约15.2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116.19亿元,发行价约为7.2元/股。但二级市场的股价已难以支撑该行的定增。3月19日,南京银行股价一度跌至6.98元/股,3月20日虽然有所反弹,报收于7.24元,但仍处于低位。

定增价格倒挂的现实,无疑给上述银行定增带来了考验。投资者一旦认购,就会面临亏损。既使股价能够维持稳定,定增、二级市场之间的价差,可能也会对投资者的认购意愿产生影响。

关联方出手

定增价格与二级市场股价倒挂,各家银行之间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尽管存在亏损风险,但贵阳银行的定增已经找到了全部买主。根据该行披露,此次定增的认购对象共有8家,其中厦门国贸拟认购不超过1.6亿股、且不超过18亿元,贵阳市国资公司拟认购8.29亿元,贵阳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贵阳投资控股”)、贵阳市工商产业投资集团(下称“贵阳工商产投”)、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乌江能源”)三家合计认购6.34亿元,百年保险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太平洋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百年资管”、“太平洋资管”)分别拟认购9.6亿元、3亿元。

南京银行的发行对象共计3家,也已全部确定。公开披露显示,法国巴黎银行、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江苏省烟草公司将包揽定增的全部股份,认购数量分别为1.31亿股、9.99亿股、3.94亿股。

而郑州银行只找到了部分投资者。根据披露,10名发行对象中,该行已经确定了3家投资者。其中,郑州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郑州投控”)拟认购不低于1.715亿股,百瑞信托认购6.6亿元~8.6亿元,河南国原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国原贸易”)认购金额4.5亿元~6亿元。

已经确定了投资者的银行,主要还是依靠原股东、关联方的“输血”。截至2019年9月底,贵阳市国资公司、贵阳工商产投分别持有贵阳银行14.4%、2.06%的股份,贵阳市国资公司、贵阳投资控股、贵阳工商产投同受贵阳产业发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控制;乌江能源则持有该行6.18%的股份。

参与贵阳银行认购的百年资管,资金来源也是贵阳银行的关联方中融人寿。中融人寿此前公告称,百年资管以受托管理的中融人寿的普通保险资金参与本次认购。而中融人寿的关联方中天金融集团、金世旗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有贵阳银行股份。

郑州银行定增中,截至2019年9月底,参与认购的郑州投控、国原贸易、百瑞信托分别持有该行3.64%、3.36%、1.94%的股份,且有该行董事、监事担任实际控制人、董事或监事。

南京银行定增认购中,法国巴黎银行也是南京银行的大股东。

定增依靠关联方、大股东包揽的情况,已经引起监管关注。监管此前对郑州银行、南京银行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已明确要求相关银行,补充说明包括发行对象的认购资金是否存在对外募集、代持、结构化安排,或直、间接来自相关银行的情况。

郑州银行近期与关联方发生了多笔交易。其中,3月9日,该行向郑州国控西城建设有限公司授信3.3亿元,用于认购后者的一单信托计划,而后者是郑州投控的子公司。

来源:第一财经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