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金科股权争夺落幕,车建新接手融创11%股权

银川房小房 2020-04-17 08:50:42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如果回过头再看4月1日重庆市房地产业和建筑业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可能会嗅出更多信息: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智出席并讲话,万科、融创、龙湖、金科四家房企代表坐在第一排,代表金科的是董事长蒋思海,代表融创参加这次会议的,则是孙宏斌。 两周之后,4月14日晚间,金科股份发布公告称,红星家具集团控股子公司广东弘

如果回过头再看4月1日重庆市房地产业和建筑业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可能会嗅出更多信息: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智出席并讲话,万科、融创、龙湖、金科四家房企代表坐在第一排,代表金科的是董事长蒋思海,代表融创参加这次会议的,则是孙宏斌。

两周之后,4月14日晚间,金科股份发布公告称,红星家具集团控股子公司广东弘敏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金科地产集团股东天津聚金所持公司587368740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而天津聚金物业正式融创旗下公司,该公司合计持有金科股份16.99%的股份。

2019年投资者发布会上孙宏斌的“行业洗牌年”可谓一语成谶,先是融创中国(01918.HK)46.99亿元协议转让金科11%股份,后是融创中国诸多公司的法人代表出现变更。

一系列的操作仿佛都在透露一个信号:融创战线收缩,更加聚焦。而在金科融创的股权交锋多年之后,这一次转让的背后似乎形成一种“三赢”的局面:融创赚取了投资收益、黄红云重获了控制权、红星美凯龙顺势而进。

 增减之间 转会战线

公告显示,此次交易共涉及金科股份5.87亿股,按照8元/股的交易对价计算,总价达46.99亿元。而此次股权交易并不会对金科股份控制权产生影响,黄红云仍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事实上,金科与融创股权大战一直暗潮涌动,双方不断升级的战火曾引发监管层的关注。

2016年11月融创中国通过二级市场买入金科16.96%股权,拉开了股权争夺战序幕。此后,孙宏斌与黄红云对金科股份的增持一直未曾停止。截至2016年年报发布,融创中国在金科股份的持股比例达到21.08%。2018年期间,融创不断增持金科股份,融创一边质押一边吸筹,融创持股比例一度上升至29.09%。

时年10月28日,融创当上第一大股东不过3天时间,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反转再次成为大股东,黄红云与女儿黄斯诗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的金科股份上升至16.0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约29.99%。

孙宏斌增持势如破竹,而黄红云更是全力守护控制权,作为大股东的黄红云及一致行动人在当时公告之后,有望回避要约收购,股权数量超过30%,达到30.02%,上演保卫战。

作为“并购王”融创此次减持11%股权也意味着融创或重心有变,专心聚焦地产及文旅。

十分巧合的是,4月14日,风财讯获悉,汪孟德卸任融创未来文化娱乐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执行董事职务,由李宇浩接任。

同日,汪孟德卸任天津融创旅居置业有限公司董事,原董事长马志霞及其他4名高管同样卸任。无独有偶,就在今年3月,路鹏接替汪孟德成为成都万达主题文化旅游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一系列紧锣密鼓的更迭是否有相关性?

“投资能手”——密集上任多家融创新成立公司法人代表

凤凰网房产独家获悉,不仅受让融创未来文化娱乐(北京)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今年以来,李宇浩还密集担任了多家融创新成立公司法人代表。

凤凰网房产查阅天眼查梳理发现,李宇浩目前担任融创未来影视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青岛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管理有限公司、融创文化影视(青岛)有限公司等9家法人代表,且融创未来影视文化传媒(厦门)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4月3日,北京融创未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3月16日,融创未来影视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月28日。

就李宇浩而言,凤凰网房产梳理其简历发现,其目前职位为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助理、内容与投资中心总经理,坊间称,他与孙宏斌私交甚好,深得孙宏斌和融创中国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汪孟德赏识与信任。

作为80后,李宇浩在资本市场可谓长袖善舞,为原联想控股战略投资部投资总监时曾经主导了联想控股对乐视汽车的投资项目。作为投资人李宇浩常年关注TMT领域,当时,孙宏斌以重金“挖角”至融创负责投资业务。

凤凰网房产梳理其官网发现,融创文化集团的实体即为融创未来文化娱乐(北京)有限公司 ,此次法人变更的主体公司,旗下拥有融创影视、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乐创文娱、乐融致新等多板块业务。

2019年底,李宇浩就曾在公开峰会上谈到我国IP产业发展方向时表示,做好IP需要在平台上运营,包括非互联网的平台,需要不断和合作伙伴深化合作,这就是双向赋能。目前,融创文化正致力于挖掘长链IP,打通产业链,从IP-内容-发行-衍生品-实景娱乐实现文旅融合,打通融创从地产-文旅-服务-社区-家庭的产业链。

作为融创的四大版图之一,融创文化与融创地产、融创服务、融创文旅担当重要角色,去年3月,融创企业战略升级、品牌VI焕新,汪孟德为其站台,并表示未来融创文旅、融创文化将实现“内容+平台+实景娱乐”场景模式,实现文化运营的闭环。

去年年初,孙宏斌之子孙喆一出任融创文化集团总裁拓展融创集团“诗与远方”,而当时冲顶票房的《疯狂的外星人》、《流浪地球》、《环太平洋2:雷霆再起》三部电影拍摄地均为融创文化集团旗下青岛东方影都。此次法定代表人更换,是否意味着李宇浩会受到运作层面上的重用,引人遐想。

更为重要的是,在今年投资者业绩会上,孙宏斌称融创今年将处置一些持有资产,让擅长投资的李宇浩为法定代表是否也透露了一些信号,同样值得深思。

从目前融创的高层来看,确实不乏年轻力量。孙喆一为90后,李宇浩为80后。官网显示,副总裁、首席财务官、公司秘书高曦,执行董事、执行总裁黄书平皆为39岁。而据坊间传闻,新成立的非地产投资管理小组也是由CFO高曦牵头。

老将固守后方,新将被推前台,是否意味着融创“新新”向荣?

结构重调——多城市“撒网”,复制万达模式 ? 

表面之上,是法定代表人的数度更换,而其中影射的或许是融创在近日结构重调及一系列紧锣密鼓的动作。

近日,坊间有自媒体爆料称,为加强非地产业务掌控,融创中国在内部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融创在集团投资管理委员会新设:地产投资管理委员会和非地产投资管理小组,并成立了品质客关中心等全新部门。集团投资管委会、集团经营管委会皆由行政总裁汪孟德直管,而所有的动作都在围绕同一个关键词——利润管理。

今年三月,孙宏斌在2019年投资者业绩会上表示:“于融创而言,今年6000亿小目标,很轻松。但我们不是很在乎销售额,结算利润和市值更重要。”

作为“并购王”融创中国在2019年曾是春风得意,一方面收购云南城投环球股权,一方面与清华大学共建医学中心。虽然受疫情影响文旅产业或受到影响,但是孙宏斌似乎加紧了融创文旅最近的动作,频频与政府官员接触,并签订相关框架协议。

即便是,孙宏斌在投资者会上表达了对土地市场的谨慎态度:“今年并购机会会增加,但是好的标的可能不会太多,所以公司拿地会谨慎,不赚钱的活不干。” 

谨慎之余,又显快马加鞭。在所有武汉疫情“解封”第一周,作为武汉大学校友,孙宏斌称融创中国与武汉地产集团将联手在黄陂打造“融创·武地·长江文旅城”。

4月12日下午,融创中国又与保山达成了合作意向,将重点发展康养旅居项目,建设滇西大旅游环线。两日之后,孙宏斌前往云南太平湖森林小镇进行考察。而去年8月,云南省人民政府与融创中国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按照协议内容,融创中国在云南以文旅产业为核,全面布局智能科技、大健康、运动体育、影视文化等领域。

有业内人士称,从融创近期的一系类列动作上,似乎看到了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此前拿地模式的影子。因为王健林曾在2013年加快与大连政府交流,而2018年王健林在延安及兰州曝光度同样十分频繁。

公开资源显示,2019年,融创实现营业收入1693.2亿元,同比增长35.7%;毛利414.1亿元,同比增长约33%;归属股东净利润260.3亿元,同比增长57.1%;预计每股分红1.232元,同比增长49%;截至2019年底,融创持有现金达1257.3亿元。

诚然,于融创而言,2019年成绩单还算不错,而疫情是否影响其之前重仓的文旅板块?

业内人士推测,受疫情影响住宅产品结构将重塑,而康养类居住价值的产品或受到青睐,叠加去年与清华大学的在医疗方面的合作,融创或将关注点向康养侧重。 

以融创·武地·长江文旅城为例,项目将依托冰雪综合体和酒店会议康养中心,打造立足武汉、依托长江经济带的世界级一站式综合娱乐休闲旅游目的地,这其中特别强调了“康养”。

与城市同频共振,融创中国似乎又找到了新的立足点与向生力。

来源:凤凰网房产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